当前位置:白蜡虫网络育儿莫爱与往生(23)
莫爱与往生(23)
2022-07-14

(7)

记得那次傍晚,暮色初起,天慢慢变暗了。

我们一起去外面拔草喂“家里”的小兔子,完事后,我们并排坐在田梗上。

他没有说话,我也没有说话,可是那颗心脏却是不甘寂寞,一直在对我说话,让我靠在他的肩上,让我抱抱他。

我不停的和它说,不行,不行,那样会被他发现的。

可是我的左手已经不听使唤向他的肩膀伸了过去,待我发觉时,已经将要揽上他的肩膀,眼看将要出事,右手电般拦了上去,双手挣扎间,却把往生不小心给推了下去。

我赶紧拉住他,可还是没拉住,他就这样被我“不小心推下去了”。

我见他捂着脚,赶紧下去,焦急的问:“怎么样了,脚怎么了。”

他没有问我为什么把他推下来,只是捂着脚说:“好像扭到了。”

我一听,眼泪都差点掉下来。

心,你看到了吧,每次只要你不听我的话,他都会伤到。

我抛下暗自嗫啜的心,小声说:“我帮你揉揉吧”

他点头说好。

我就扶他坐在草丛里,抬起他的脚,轻轻的帮他揉着。

眼角的余光告诉我,他一直在看着我,一直看着。

我不知道当时他心里想的什么,只知道当时感觉自己好幸福,感觉我都要在他的目光里融化了一样。差点要感谢心为我制造的这个机会。

揉了一会儿,他说不怎么痛了,站起来试着走了两步,也感觉没问题了,就坐在我旁边。

沉默了许久,我说:“对不起”

他伸手拍着我的肩膀,看着我笑笑,说:“没事”。

我迎着他的目光,就着他的手臂,轻轻的靠近他。

他也默契的顺势把我揽在怀里,轻轻抱着。

鬼使神差的,我开口说:“要是我们能永远这样该多好啊!”

当时,多想他给我一句什么。

我想,如果当时他就直接拒绝我,而后,我可能也不会陷的那么深吧!

然而,他却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远处,沉默着。

那个沉默好沉重、好久,久到天都慢慢变黑了,我也越来越看不到他的表情了。

“回去吧,太晚了”。他终于开口,打破了这凝结的气氛。

我知道了,我什么也等不到,只能说了声“嗯”,就起身,和他一起推着斗车回部队了。

虽然我的等待里,没有出现我想要的结果,可是依然没有阻碍我们什么,或者说,有了这一个拥抱,我们以后的关系更近了一步。

(8)

以后的时间里,只要是一出营区大门,我们就“放肆”起来。

在路上,他总是主动来牵我的手,紧紧拉着,生怕我走丢了。

有时,还会叫我背他,虽然他比我重好多,但我从未拒绝过。

背着他,我很幸福,真的,而且我竟然还能背着他跑。

这样的我们,和情侣没什么两样。

他就像个小孩子,需要人照顾。

在我眼里,我觉得他好可爱好可爱,虽然一点也不帅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。

也许是情人眼里出“西施”吧。

可我就是喜欢他,喜欢和他在一起的那种感觉,为了他,我做什么都愿意。

那时候,我们晚上要站哨,一班哨一般都是一个半小时或者两个小时。每晚有五班哨。

一个班一个班挨着轮,轮到谁就是谁,所以常常半夜被叫醒。大冬天的,三更半夜从被窝里爬出来的那种感觉太难受了。

他是接我的哨,排在我后面。记得有一次,我快下哨了,就去叫哨(提前十分钟叫人接哨)。

我来到他的床头,看到他熟睡的样子。真的不忍心叫醒他,我就看着,看着,又想着,终于想到一个大胆的主意,不如我替他站,反正都没睡

好,不过就是两个小时吗,我不怕。其实已经好困好困了。

于是我就替他站了两个小时后,才去睡觉。

第二天,他感觉奇怪,怎么会没岗呢?昨晚应该轮到我啊?

后来有个战友就告诉他,我帮他站了。

他听到后,立刻傻了,只是说:“你怎么这么傻呢”。

我笑着说:“没事”。

其实他懂,晚上风又大,又冷,又困,还又多站了两个小时,能没事吗。只是没有说出来。

他严肃的交待我:“下次不能再这样了知道吗,被发现就不好了”。

确实,代哨是很严重的问题,可我已经被爱冲昏了头,一心只想着能让他多睡一会,少受一会罪。

我依然继续代哨,只要是他的,我就替他站。

他生气,但也无能为力,

因为他不可能一晚上不睡觉只是等着站哨。

为了不让我继续这样,所以他就告诉和他同班哨的战友,让他到时间一定要叫醒他。

可令他没想到的是,我竟然贿赂了那个战友,为的就是让他不要叫他。

他实在拿我没办法,可也只能一觉睡到天亮,对我这样的疯狂无能为力。

有一次,我又没叫他,正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,突然感觉被谁扯了一下衣服。

我睁开眼,原来是他。他穿着军大衣,叼着一根烟。

他叫我回去睡觉,我傻了,心想,他怎么醒了,没人叫他啊?

但是当时因为太困了,想着他既然起来了,就断然没有再让他回去睡的道理,所以还是先回去睡觉吧。

一路上,我还是不解,怎么回事,难道是他自己醒了?

第二天,我带着疑问,问他是谁叫他起床的。

他说是旁边的战友起床,吵醒了他。

当时可把我气坏了,心里一直埋怨腓腹那个战友,起个床那么大声,坏了我的“好事”。

后来,在他的坚持下,我也不再替他站哨了。再后来,哨位换了,他不接我的哨了。我就算是想,也没办法了。

白蜡虫网络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